《红楼梦》里的大观园真的是曹雪芹心中的桃花

2019-02-21 admin

来源标题:《红楼梦》里的大观园真的是曹雪芹心中的桃花

作者:郝加献

(一)“天上人间诸景备”

就目前大众所认知的,曹雪芹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而又是最复杂的《红楼梦》的作者。

书中第一回,明确写道:“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曹雪芹是汉族旗人,出生在南京,曹家是一个“百年望族”。 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曾做过康熙的奶妈,祖父曹寅做过康熙的侍读。从康熙二年至雍正五年,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亲曹顒、叔父曹頫,相继担任江宁织造达六十多年之久。

织造是专为宫廷采办丝织品和各种日用品的官职,官阶虽不高,但是非皇亲不能充任。因此,曹雪芹幼年在南京度过了一段富贵荣华的生活。

雍正年间,嗣父曹頫因织造差员勒索驿站及亏空公款等罪,被下旨抄家,曹頫被“枷号”,曹雪芹随同祖母,母亲等全家老少,由南京迁回北京,靠发还的崇文门外少量房屋度日,开始了穷困潦倒的悲凉生活。这一年,曹雪芹刚虚岁14岁(有18岁之说)。

曹雪芹从赫赫扬扬的官宦世家,坠入“瓦灶绳床”的地步,特别是亲身经历了家庭衰败破产而饱尝人世间辛酸,极为痛苦,锥心刺骨。回味昔日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成为穷愁潦倒的曹雪芹的精神寄托,怀着切肤之痛,写下了这部不朽巨著。

《红楼梦》带有曹雪芹自传的性质,但又非完全意义的自传。“真事隐去,假语村焉”,文学创作的成分更多。特别是妙笔生花虚构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大观园和一群生动活泼的青春女子。——著名学者白先勇先生说,大观园只存在曹雪芹的心中,是他的“心园”,他创造的人间“太虚幻境”。

贾家的大姑娘元春选上了皇妃,贾府欢腾一片,为了迎接元妃省亲,建造了一座仙境般(“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

省亲后,贾宝玉和贾府的姑娘们都住进了大观园。宝玉身边的姐妹们个个性格分明,她们结诗社,制灯谜,放风筝,开夜宴,品梅赏雪,踏青游园,生活在一个神话般的园子里。宝玉倚红偎翠,流连于群芳之间,不亦乐乎!

后来,元妃失势至死亡,没有了庇护的贾家事败,大观园群芳流散,宝玉看破红尘出家为僧,本来奢华富贵的宁荣二府,终于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二)“金陵十二钗正册”

《红楼梦》中关于宝玉,有“意淫”一说。事实上,红楼一梦,特别是仙境般的大观园更是曹雪芹的“自恋”“意淫”之作。

大观园群芳中,“金陵十二钗正册”是第一层次。元、迎、探、惜四春是宝玉的姐妹,李纨、王熙凤是宝玉的嫂子,巧姐是宝玉的侄女,秦可卿是宝玉的侄媳妇,均有直系或旁系关系。而钗、黛、湘云、妙玉则是她们之外宝玉生命中最重要的四个青春少女。

除宝钗尚有母亲外,黛玉、湘云、妙玉都是出身官宦人家,自幼父母双亡,——这不禁让人想到“文革”时的“八个样板戏”,男的无媳妇,女的无丈夫,而黛玉和妙玉又都是从小多病。这样她们就可以无牵无挂、理由充分、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大观园。

这不是巧合,这是曹公刻意设计的。

本人有四个章节分别对钗、黛、湘云、妙玉做了解读,认为曹公赋予了她们深刻的象征意义:林黛玉代表着诗意与理想,薛宝钗意味着现实,而妙玉是大雅,是超尘脱俗,那么史湘云则是大俗,是食人间烟火的名士风流。

解读她们的时候,我常常想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小说中有“风月宝鉴”),又想到“脂批”的“影子说”。

这说明什么?这至少说明并不是曹公的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么四位风流绝代的女子,而是曹公按照他的理想,艺术创作出来的,以最终达到“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的艺术效果。

(三)“无材可去补苍天”

贾宝玉是谁?贾宝玉是大荒山无稽崖下,女娲补天废弃的一块石头,“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于国于家无望”。

批书人脂砚斋就曾揭示了全书的本旨是:“无材可去补苍天。”(第一回甲戌本的侧批明确认定这七个字是“书之本旨”)。

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姑受宝玉的祖宗宁荣二公的“剖腹深嘱”,警戒宝玉“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以求不“见弃于世道”,而结果宝玉却深负了警幻“一番以情悟道、守理衷情之言”,在迷津前没有“作速回头”,终于堕入了万丈深渊。

中国的古代文人失意后,一般退隐山林,独善其身,或玩世不恭,游戏人间,陶渊明创造了“桃花源”,更是成为了后世文人的精神家园。而曹公不仅仅是失意,而是人生遭遇了“忽喇喇似大厦倾”的重创,逃避残酷的现实,躲进自己的精神家园去疗伤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一座园子,仙境一般,莺歌燕舞,花团锦簇,美轮美奂。曹公的桃花源不时在他的面前浮现。美女如云,良辰美景,赏心悦目。

于茅椽蓬牖,瓦灶绳床之中,曹公不自觉地梦幻当年的安富尊荣、追求享乐,沉于“花柳繁华之地,富贵温柔之乡”而不能自拔。栊翠庵妙玉品茶,对茶具如数家珍,讥讽黛玉为“大俗人”,嘲弄宝玉“饮马饮骡”,那份高贵,那份自傲,那份得意,正是作者的自画像。

转瞬间,灰飞烟灭,“好了好了”,曹公耳畔回响着贾珍“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的绝望声音,悔恨自己一技无成,半生潦倒,更叹当日在他之上的诸位裙钗,——小说中,元春,贾族的荣耀,贾家的保护伞,探春管理荣国府,“兴利除弊”,王熙凤脂粉英雄,杀伐决断,秦可卿死后托梦王熙凤“二事”……不禁羞愧难当,痛心不已,泪流满面。特别是在秦可卿的大治丧中,我们似乎听到了曹公撕心裂肺的号哭——书中,宝玉的“万箭攒心”,“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等,正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于是,有了这部最伟大而又是最复杂的《红楼梦》。

【作者简介】郝加献,北京密云人,自由撰稿人。长期致力于文化散文的创作。长篇历史散文《旷世名园圆明园》荣获纪念圆明园罹难150周年大型征文优秀奖。

酒与色:《红楼梦》里男人的醉酒出轨的丑态

解惑:《清明上河图》中“清明”二字是什么意思?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